效实中学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教学科研>>教师论文
共有 6997 位读者读过此文   
 

理之以序、导之以志、齐之以方

  发表日期:2010年3月26日      作者:傅金芽       【编辑录入: 王长缨 】      宽屏显示

理之以序、导之以志、齐之以方

    ——《知其不可而为之》教学议课

语文组  傅金芽

 

题记】

《论语》是语录体,话含机锋,语蕴哲思,但却是随事而发,因情而生,次序就不是那么清晰了,尽管有人做过尝试,试图按自然顺序来理清《论语》的内在规律,但接受者少,成功者更少。课文在尊重自然顺序的基础上按主题作了甄选,并且在理解上体现了一定的顺序,在具体教学中就要去理解接受体现这种顺序。换句话说,就是用丝线将珍珠串连起来。这就是“序”。而“志”就是《论语》包含的思想,“志”无处不在,有直接的点明,也有间接的暗示;有议论的阐发,也有形象的描述。一切的顺序安排其实都是为了让学生去主动理解接受这个“志”,要用“志”作方向盘,开动《论语》这辆车。《论语》中有具体的事件,有生动的人物,文学性很强,要让学生思考时体现文学性的方式,如事件内涵的领悟,正侧面的观照等。

本次议课时间为20091110,地点就在高二语文组办公室,待解决的问题就是顺序的梳理,主旨的明晰,教学思路的呈现。这篇《知其不可而为之》,我将重点放在儒家“入世”精神上,而难点是隐者“出世”态度与儒家精神的对接。所以,次序,思路,方式,一个都不能少。以下为议课实录。

合作备课者】

傅金芽(傅) 陈小飞(陈)、黄(黄溪)、蒋文杰(蒋)、张弛(張)、张悦(张)、叶松华(叶)

【议课实录

《论语》是座殿堂,拾阶而上,殿内珍宝杂然而陈,若不能理之以序、导之以志、齐之以方,也许会只见光华,不见珠玉,眼内茫然,走马观花,空叹一番,徒然而回。

陈:《论语》不是成篇的章,只是对话的辑录,但话语睿智、机巧、精致,充满理趣,虽不成篇,却足以敌篇。

黄:但这种理趣,并不是散乱无序的,而是指向儒家所执着的道,执着的义上的。

叶:课文的编排已经体现了这一思路:每一课配个主题式的标题,标题采集《论语》的原句;课后设“相关链接”对标题内涵予以名家的阐释。

傅:这已经是提纲挈领式的整理了,但,这就好比是居所,粗胚已就,精致未成,哪里设厅,哪里布室,听凭安排,正所谓:正门已启,如何曲径通幽?这也好比是道路:主干虽通,然而支路纵横。

傅:想就《知其不可而为之》这课来谈谈“理之以序、导之以志、齐之以方”的话题,这仅仅是个例子而已。

第一则(陈恒弑君,孔子告“讨”)是志,开门见志,按部就班来说,这里该是“大门”开启了。接下来的隐士(接舆、长沮、桀溺、荷蓧丈人等)可以看成是正反面皆可观的“宝鉴”,正面是设阶,反面是升堂,再侧观孔子等的评点,就可以入室了。最后孔子的一声叹息,就是水到渠成的闭户了。

張:愿闻其详。

傅:你看,孔子的“告”非常要紧,这是一把“启门”的钥匙:告的起因(陈恒弑君),告的情形(沐浴而朝),告的内容(讨),告的内由(以吾……),告的结果(不可)。“告”是“为之”,而孔子的“不可不告”以及“三子不可”暗示预知结果及真实结果,反映出孔子的不计结果之“为之”,“沐浴而朝”见其态度超乎寻常的认真,或许是较真,告的起因和内容反映出对固有本有秩序的卫护,而内由则显其对秩序卫护的自觉责任。所以,责任,就不是小责,“为之”也不是小为,是大责是大为。这就引出了标题“知其不可而为之”,这就是进门了。

陈:“以”表原因,要顺带点一下;“不可”这里有多义,也可以区别一下。

张:说到字词,我觉得“夫”字极有意思,“夫”解作“那”,表远指,而哀公之“告夫三子”让人感受到他与“三子”之间的距离,可以引出鲁国“政由大夫出”的混乱状况。

蒋:齐乱鲁亦乱,孔子的“讨齐”如真被纳,岂非“三子”在掴自己的耳光?

傅:在“礼崩乐坏”“政出大夫”的大趋势下,孔子的愿望注定落空,进一步确其“不可”。

傅:隐士的身份恐怕不难识别,但第一步还想明确其“隐”,以方便接下去的讨论。接舆隐于狂,晨门隐于贱,其他隐于野,就好比隐身衣,让人找不到或看不到其真实,从而达到“避居”的目的。而为何而隐是必然的下一步,知其然后知其所以然。

叶:“今之从政者殆而”是接舆的隐因,“从政”暗指孔子所走之路,“殆”是危险,小则性命有忧,大则晚节不保,也许正是本着这种善意,他定孔子为“德衰”,劝孔子“不谏往者,可追来者”。

蒋:从长沮、桀溺两耕者身上,我们发现他们对“滔滔天下”的无奈:“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前半句是判断语气,为定性,揭示天下之大状况;后半句是反问语气,强化了这种无奈的情绪,应该可以说是绝望了。

陈:如果在荷蓧丈人家门口也植五棵柳树,真是后世之陶渊明了。从他对子路“子见夫子乎?”的回答“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来看,他是个勤于躬耕,甘于躬耕且在躬耕之中体会到生活乐趣的人。其下文对子路的招待让我想到陶潜的“携幼入室,有酒盈樽”的乐陶陶,可谓“避世”而不弃世。

傅:这就是反观了,正面看到的是隐居是避世是绝望,但反面而观,可以看到他们不弃世的一面:丈人在自己的隐的田园里找到了躬耕之乐,在自己的家庭里找到了人伦之乐;长沮、桀溺呢,也应该有高山流水知音之趣;接舆呢,也应享有独狂之幽。而他们对待孔子异乎寻常的一致——接舆的奉劝长沮桀溺的不满荷蓧丈人的指责——恰恰反映了他们隐而不隐的态度,孔子的执着求仕,不改初衷无疑拨响了他们心底那寂然久矣的心弦。

傅:这里有个背景,从孔子对他们的亲近、尊重、寻访等来看,他们与孔子有大致相近的文化背景、社会地位、阶级等第等,他们与孔子也该是“一丘之貉”,孔子所有的责任意识不是孔子所独有的,只不过隐者的责任意识被绝望所掩埋。我在这里想提下屈原,屈原的《离骚》“帝高阳之苗裔兮”的说法明确了一种秉自家族的与生俱来的责任。孔子他们也应如是,秉承着来自家族作用社会的责任意识是他们不灭的情绪。所以隐者对待孔子异乎寻常的一致——接舆的奉劝长沮桀溺的不满荷蓧丈人的指责——恰恰反映了他们些许卑微些许自私的心理意识,孔子的做法无疑给他们带来了一定的心理压力。

张:正面而观,是相反;反面而观,是相近。孔子的无奈孤寂与隐者的失意避世有异曲同工之妙。善哉善哉。而荷蒉而过孔子之门者——孔子的知音呀,只不过知音之后,做了一种鄙弃的反应。而这种反应,也给孔子带来了更深的寂凉感(孔氏言“果哉!末之难也”)。

傅:我们再结合子路的“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和孔子的“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的评点或回应的话,就能更清楚地看到君子阶层(也许就是士阶层,没落的贵族阶层或者知识阶层)当中的一些人对责任的无条件担当和对原则的无条件坚守。这也就是“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意味了。到了后来,就演变成对上忠君,于下体民,居中感恩的一种情感了。学生例举的苏武、诸葛亮、文天祥等人可作印证。更到了后来,这种情感愈发清晰地体现为对国家的责任意识了,我让学生回忆《五人墓碑记》中“匹夫之有重于社稷”的话,还有顾炎武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话。这种责任意识就由君子阶层推广到民众阶层,由爱家情感演变成爱国情感了。

傅:孔子的一声叹息“凤鸟不至,河不出图”成为我们千年万年的美丽企盼,遗下的也是千年万年不渝的民族情怀。套用白居易的话,就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梦绵绵无绝期”。

黄:对文章的条理,对文志的引导,对文法的默化,将成为我们不懈的追求。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