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百年效实>>校庆征集 >>精品正文
效实故事:我与效实的故事
  发表日期:2012年8月21日     编辑录入: 叶建勇   点击:6752次  

 

我与效实的故事

总会有这样一个地方,它在你的人生中划过了深深的印记,在心灵深处牢牢占据着它的位置。无论何时何地,一旦提起那个地方,它可以穿越时空的界线,让你的声音都不由得轻柔起来,那里的人、那里的欢笑、那里的所有过往便不可遏制地卷挟而来……

于我,那个地方,就是效实。

我一向不习惯于叫她的全名,宁波效实中学,即便那更加响亮。效实是我的亲人,我喜欢这样像朋友般地称呼她。

效实年纪大了,今年就要满百岁了。这位慈祥的老人,用她温和的方式磨炼着我的能力,成就了膝下孩子独一无二的性格。感谢效实,赋予我独一无二的中学时代。

在效实度过的初中和高中岁月里,我几乎 “洗心革面”。一直以来,我是一个对学习全身心投入的人,对自己睚眦必较得近乎完美主义。但成长注定是一个艰辛的历程,注定会带给人太多的磨难和无数次的痛苦彷徨。我庆幸周围没有冷漠的观望,只有热情的援手。那时,我咬着牙鼓励自己“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其实,付出总会有收获的。在效实的初中部,三载痛彻心扉的数学革命之路终于让我走出了四面楚歌的围城;3个月的艰辛让我从一位彻底的羽毛球门外汉变成年级能手;日复一日的过关、背诵,终于换来省市多个英语一等大奖,当我获得比赛的奖励站在澳洲的蓝天白云之下,当油菜花烂漫在心灵的布景之中时,我知道——那便是成长,又笑,又哭。于是蝴蝶便幻化成为思绪之中的细节,阳光便投射进了挫折苦痛下的晦暗。生活,美丽依旧。

效实的运动气息,是能让人发自内心的振奋和快乐的。

运动是透过树叶晒进我生命的那曙光。闲暇时跳的健美操,打的羽毛、乒乓,甚至是绕操场苦练的长跑,都让我像太阳公公那样活力无限。有我在的地方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嬉笑热闹。

是效实,成就了我乐观开朗的性格。高一时,我加入了“和风志愿队”。每周六,我或是带着真诚的微笑在天一阁、博物馆为游客中英文讲解,或是在市中心主干道上做协警,亦或是在图书馆整理图书。整整一年,从未间断。“我就喜欢听你讲,你这小姑娘机灵活泼,不是背稿子,还带着自己的思想,一边跟我们聊聊天,真挺有趣的。”那位北京阿姨的话我现在还记得,这比获得的“蓝色勋章”、“最佳志愿者”称号,其实更有意义。志愿者工作却让我接触到了国内国外、天南地北的人,听着他们讲家乡,我不觉已“神游四方”。一年的特殊历炼也让我更加随和洒脱,得体大方,少了与陌生人接触时的胆怯拘束。当游览结束,大家挥手道别时,甚至会误以为已相识许久。

效实爱她的学生们,为自己的这帮孩子们提供了无数锻炼自我和展示能力的舞台。少有学校能像效实那样有丰富的社团活动。还记得在高中繁忙的课业之余,我出任了校银杏史社副社长,校模拟联合国协会人事部部长。头衔的背后是责任和蜕变:我组织筹备了校第四届历史剧大赛,从前期的策划、宣传、筹措经费,中期的组织、联络、彩排,到最后的呈现、监管、评比,每个环节都出现过意料之外的突发问题,每个设想在操作时都做了改动,甚至有时还会受到质疑。那种经实践检验过的灵活应变能力,是书中难以学到的。此外,效实还为我提供了出席了复旦、杭外等多次高级别的国际中学生模拟联合国大会的机会,让我在双语中自由转换的同时,学会了辩论、游说,学会了与对手沟通协作,解决冲突。

   在效实的点点滴滴如同涓涓细流,此刻已蜿蜒过我心间,四散到全身去……

 

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总有一群人知道“物竞天择”的下半句,不是“适者生存”。

总有人知道在应试教育主导了整个中国的时候,在甬城一隅,还有一种对素质教育的坚守。

总有人知道有一位老人,年近百岁,竭尽全力呵护着羽翼下每个孩子的天性自由。

   是的,这些,我们都知道。

那个老人,叫作“效实”。我们都是——“效实人”。

   

宁波效实中学2011级校友   朱逸(原1110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