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百年效实>>校庆征集
效实教师:陈训慈先生早年对效实的贡献和晚年对我在学术上的帮助
  发表日期:2012年8月13日     编辑录入: 高燕萍   点击:6078次  

 

 

最近,我的效实中学同班同学陈思佛兄寄来先师陈训慈先生所写的《美好的回忆》一文,得悉训慈先生于1915年小学毕业后进入效实中学读书,1918年毕业(当时学制不分高初中)。1924年又受聘至母校任教。在效实读书行将毕业期间,他参加了1918年反对北洋政府与日本帝国主义缔结《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秘约的爱国活动。当时宁波留日学生抗议这一密约,不少人回甬在后乐园(今中山公园)成立“宁波留东归国学生事务所”,进行宣传活动,其中有两位即是效实中学毕业或肄业的学生叶桂宣和陈建雷。

效实中学校友会听说此事,即于是年520日邀请叶、陈两位来校演讲这一卖国条约的祸国危害,激起学生们的愤慨,公推训慈先生将演讲记录整理成文,寄各中学,并以效实全体学生名义发函致各校学生部,约定在后乐园召开会议,商议抗争办法。到会者六校代表二十人,决议组织“宁波学生团”,向北京代总统冯国璋发电抗议,力争废约等。效实中学参加“宁波学生团”这一宁波最早爱国学生团体的代表有七八位,而训慈先生自始自终参加,被任为文牍,负责起草函电、会议记录、联络各界等,由效实发起的这一爱国学生团体,共历时169天而结束。

1925年,训慈先生在效实任教时,又积极参加了是年发生的“五卅”爱国运动。在宁波学生与各界举行的大游行中,效实学生一直站在最前列。效实学生自治会曾由三十名学生组成演出队下乡到庄桥、洪塘、裘市、慈城、三七市等地演出《五卅血》话剧。训慈先生随团巡回演出,在会场上向群众作反对英日侵略者的演说。

训慈先生在这篇文章中谈到抗战行将胜利时在重庆参加准备战后效实复校重建的“效实旅渝校友会”工作,并被推为成立会的临时主席。会上决议成立“复校筹款委员会”,学校建校之初任历史和英语教师的陈布雷被推为校董会主席,训慈先生任理事。先后从虞洽卿之子,四明银行董事长和在沪校董秦润卿先生等十余处,募得巨款,才在1945年重建效实,恢复招生。

训慈先生上述活动的记载,应是宁波地方史和效实中学校史中珍贵的历史资料。特别是从中可以看出:爱国主义是本校优良的学风和传统。

我正是抗战胜利后效实中学复校的第一批一年级初中生之一。看了思佛兄寄来的这篇文章,不禁使我回忆起训慈先生晚年在学术上指导和帮助我合作撰写《万斯同年谱》的情况。

我是1981年由江苏调回宁波,也与先生一样,由一位效实学生转而成效实教师,开始研究浙东学派黄宗羲、万斯同、全祖望等先贤的学术思想。是年秋,在思佛兄的引导下到杭州庆丰新村拜访先生。先生获知我已着手搜集万斯同的资料以编写年谱之用,极用赞许,建议共同合作,我自然欣然接受。在此后十年中,我荣幸地成了训慈先生的关门弟子,先生与我鱼雁往还达八十余封,以此可见先师对我指导的殷勤和期望之深。

在这十年中,先生对我的帮助和指导共有如下几点:

一、训慈师以其所藏万斯同资料,倾囊相助。诚如台湾资深历史学家杜维运教授所说:“清代浙东史学,自何炳松、陈训慈两位先生评述后,光彩益烂。”为研究浙东史学,特别是万斯同,他搜集了不少资料,当时翻箱倒匣,全数赠我,为写年谱之用。

二、以其广博的史学知识,补我学识之浅薄。如告诉我万斯同卒后,孔尚任有挽诗一首相吊,我才知道这位《桃花扇》的作者与万氏晚年的交往。又如,有学者认为万斯同著《璇玑图》一卷。先生告诉我,此书为万树所著,经我查阅,果然。

三、由于各种原因,万斯同某些资料难以看到,如万斯同的手迹。先生特地介绍我见沙孟海先生,由他致书上海图书馆馆长顾廷龙先生,介绍我到上图古籍部,解决了我一大难题。他又通过其在台湾之婿宋晞教授,寄来海外学者研究万斯同的学术成果,使年谱的《谱后》部分,得以更趋完备。

四、一般来说,《年谱》先由我拟定初稿,然后寄训慈师笔削而后定。除为我解惑释疑外,对初稿的修饰,使本书生色不少。如初稿中有“因季野(万斯同字)所学,非程朱理学,实为蕺山之学”,先生改为:“故当时季野所学之两宋理学书,非程来理学,实本蕺山之学以治之。”经此一改,不仅文句典雅,且语意更为贴切。

除上述外,在《万斯同年谱》编写过程中,训慈师治学的严谨和对乡贤的推崇,在我印象中极为深刻。当《年谱》寄至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后,因我又发现好些资料,需赴港补充和校对。先生极为赞成,来信再三叮嘱:“须校得一字不错。”要我转告出版社:“宁使出版期略迟,不可为赶时轻率印订。”我从香港回来后,向先生述及香港中大出版社有将作者合影收入书中之意,先生立即表示:“决不能将我俩合影置于万斯同画像之前。”我回宁波后又来信:“我始终坚持,作者排列事关重要,应排于插图之末一页,即最后一幅。三百年后,晚学之小照,必在其后,我一个月中,时时想到这个问题。”信中又说:“近来睡眠恶劣。”则先生为此书插图而失眠,其对先贤的虔诚可见一斑,表现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精华的崇拜和爱护。

19915月,在《万斯同年谱》出版前二个月,训慈师猝然逝世,不克目睹其晚年的这部精心之作,使我不禁泫然。在此书出版后二十年的今天,我主编的《万斯同全集》在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的支持下行将出版,我决心根据这二十年中搜集到的万斯同资料,对《年谱》予以补充、修改,以纪念这位指导我在学术研究中成长,使我一生难以忘怀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