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百年效实>>校庆征集 >>精品正文
效实故事:我的母校
  发表日期:2012年8月6日     编辑录入: 高燕萍   点击:4109次  

 离开母校虽然已经近50个年头了,但那短短3年的校园生活,至今仍给我以无比美好、温馨的回忆。母校座落在宁波西门一条小巷的尽头,此乃效实巷。巷子虽小,却因有个效实中学而家喻户晓。正是从这个不起眼小巷的校门里,走出来的芸芸学子至今已遍布世界各地。提起“效实”这个百年名校,不光宁波市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江浙沪等地也是名声显赫。

    我们一家似乎与母校有缘。我、先生和儿子虽然曾同在一个学校读过书,但进去的方式各不相同。先生初中就读于母校,高中也顺理成章读下去了,直至光荣入伍。到儿子哪会儿是要通过激烈竞争考进去的,儿子运气好,考上了。我呢,则是因为困难时期歌舞团解散,母校网罗人才混进去的。那时母校称五中,尚末恢复“效实”旧名。记得我们这一批人进去时已经是金秋十月。就读名校,而且得以名师授课,是我这辈子的幸运。我的语文、数学、政治、体育等老师都是享有盛名的特级教师。

    进校认识的第一个人是班主任李宗耀老师。体态魁梧的李老师写得一手俊秀飘逸的好字。那时我们都是住宿。我比同班同学小两岁,在班中年纪最小,又没爹没妈的,挺孤独挺胆小挺恋家。平时老师同学还挺关心,学校照顾我每周三可以回家。有一次我周三未回家,周四晚上擅自回了家。不知道是那一位向李老师告了状,引来一顿好克,当时我好委曲。也是这位严格的班主任,在我高考落榜后多方联系为我找出路。2010年同学会上,他一口叫出了我的名字,还说知道我进了学校,去了企业,最后到了机关,升了职务。这就是班主任,他始终关注着他的每一位学生,无论这个学生是优秀出色还是胆小平庸。

    我们的数学老师是大名鼎鼎的邵元中老师。他从高二时开始教我们。我的数学基础不好,成了邵老师重点关注对象,几乎每堂课都会叫到我。一次我的发绳散了,正偷偷的打辫子。糟糕,又叫到名了。继续打吗?不行;不打手抓着?也不行。我只好放开手任它散下来。哎呀,一边是辫子,一边是披发,别提多狼狈了。不过我的数学兴趣也培养起来了。时隔20多年,有一次我在一个学校邂逅邵老师,当时他正在搞数学竞赛尖子集训,他竟一下子叫出了我的名字!我想这除了因为邵老师有一个数学脑袋外,一定是他为培养我这个笨学生花过好多心血的缘故吧!

    我对语文一向有点偏爱,尤其是高二的时候来了一位年青英俊的语文老师。他上课新颖生动,不但使鲁迅先生的喜怒哀乐、冷嘲热讽跃然纸上,而且会用各种声调念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声音,所以我觉得听语文课简直就是一种美的享受。只是我们马上领教了老师严谨的一面。第一次作文,全班只有几名勉强及格。我的作文第一次出现了“红灯笼”,你说惨不惨?幸好以后作文成绩慢慢好了起来,特别是有一次,老师把我的一篇习作打印后在全年级作了讲评,才觉得自己并非无可救药。参加工作后,有一次在小报上连载了几篇散记,居然在单位引起了较大的反响,居然得到了几位平常比较眼高的人的欣赏,问我:你什么时候学会用这种笔法写文章?我挺骄傲:那是我高中语文课冯中杰老师教的!

    说来奇怪,当时最受学生们欢迎的是向来被视为最枯燥乏味的政治课竹之筠老师了。他高高的脑门中仿佛蕴藏着无穷的睿智和聪慧。学生们最喜欢听他侃,从国内侃到国外,从古代侃到现代。他旁征博引,分析透澈,还不时插上几句唐诗宋词。他把令人望而生畏的政治变成了艺术。我关心政治时事的习惯就是从那时开始培养起来的,高考时竟填报了复旦新闻系。他不把学生当作学生,而是当作朋友。听说他的家经常高朋满座,去的多数是应届的、历届的学生。于是乎有关竹老师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在学生中广为流传,同学们往往为之同喜同乐,同哀同悲。

    记得那时我最怕的是体育课,瘦弱的我平时除了看书不喜欢任何活动,所有的体育项目没有一项好。有一次体育考试的科目是跳高,我跑到横杆前面竟不敢抬腿。其它科目已是勉强及格,这个如果过不了关,那体育课就不及格了。教体育的张明科老师也替我焦急。他利用课余时间不厌其烦地辅导,耐心的教我先从原地跳,再学一步跳,跑两步跳。横杆渐渐升高,终于跃过了及格的高度。事后张老师对我说,凭你这么长的腿,跳这个高度绝没问题。关键是不要怕,对自己要有信心。是呀,要有自信。老师的教诲不但让我跳过了操场上的横杆,还帮助我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迈过一道道坎,冲过一道道关。

    还有教化学的袁永康老师,教物理的黄良康老师,一个在那场文革的浩劫中死于非命;一个经不住生活的磨难,都英年早逝。可他们的音容笑貌还非常清晰的留在我的脑海。

    前年春节,我们63届举行同学会。不但见到了久末谋面的同学们,还见到了深深刻在脑海中的尊敬老师。见到老师们个个精神瞿烁,老而不衰,真好!

    尽管现在母校早就搬离了那条小巷,有了更新更美更现代化的校舍,但当年那中西合璧古色古香的中山厅,那挺拔直立枝盛叶茂的银杏树,将永远镌刻在我们学子的脑海中!

    祝老师们青春永葆!

    祝母校万世流芳,长盛不衰!

 

                                                                  写于母校百年华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