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百年效实>>校庆征集 >>精品正文
效实教师:最忆吾师
  发表日期:2012年7月31日     编辑录入: 叶建勇   点击:3398次  

    偶遇一效实小师妹,颇感亲切,便与她絮叨了一些读书心得。次日,小师妹QQ留言,邀我写一篇短文,意为献给效实百年校庆。

    看着小师妹稚嫩的话语,回忆慢慢涌上了心头。庄严的中山厅、古朴的银杏树、振奋的铜管乐、时而沸腾时而静谧的校园,还有那记忆中一张张诚挚的笑脸……一晃眼二十多年过去了,记忆深处最难忘的还是当年的老师。

    初中的班主任徐华根老师是个不苟言笑的人,记忆中的他戴一副黑框眼镜,似乎高度近视,手持三角板等教具,在讲台上诉说着甲乙丙丁、根号、函数……初中三年,记忆最深的是入校的数学摸底考,试卷上大大的“40”可是效实给我的第一记下马威,让我如此措手不及,足足蔫了半月之久。徐老师对这次考试似乎未作讲解,我也一直没敢与徐老师正面交流过什么。直到三年后,我以近满分的数学成绩顺利进入效实高中时,在不经意中瞅见了徐老师嘴角隐隐的笑意,我回老师一个纯纯的笑脸,一切都那么自然。不知老师如今是否安好?

    八六年,我如愿以偿跨入效实高中。高一的时光非常短暂,只记得当年的数学差点挂了“红灯笼”,匆忙中,我选择了文科学习。班主任潘昌尧老师还是执教数学,当我知道时,已经在文科班了。记忆中潘老师似乎比较崇尚“无为而治”,至今我仍然记得潘老师当时跟我们讲:“你们已经是大孩子了,应该学会自己管理自己……”潘老师从来没有要求我们这样或者那样,但说来也怪,我们这群年级里最淘气的孩子竟然对潘老师那样的臣服,就连老师那句口头禅“喷松”,在我们听来也竟然是那么的悦耳。我们曾经气哭了我们的历史老师,当潘老师的身影出现时,我们是那样的惶恐,老师并没有说什么,但我们比往日任何时候都惶恐,因为我们觉得似乎很对不起潘老师。一桩桩往事在我脑海里重演,我们挤在阳台上看日食,我们在教室里录广播剧,我们在“欢乐颂”乐曲陪伴下坚持午间学习……已是不惑的我,回想起我的效实高中,记忆最深的还是潘老师。愿老师安康、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