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百年效实>>校庆征集
效实故事:银杏树下的回响
  发表日期:2012年5月24日     编辑录入: 龚颖尔   点击:3540次  

银杏树下的回响

——回忆那些在效实中学铜管乐队的日子

张自力(88初中/91高中)

 

前些日子,聆听了一场古典音乐的赏析会,主讲者是中央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席间,主讲者介绍了一些基本的音乐素养,并请随行的乐队现场演奏了一些世界古典音乐的经典片段。可能是因为这只是一场入门级别的音乐赏析会的缘故,就连我这个平时几乎不接触古典音乐的人,对席间演奏的片段也并不陌生。对此,坐在一旁的朋友对我大为称赞,甚至认为我平时一定经常聆听音乐会,所以才会有如此素养。而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这些古典音乐知识,其实多数都还是来源于二十多年前高中时代的那段乐团经历。

记得那是1987年前后的事,我在效实中学念初三。我们那一届是效实中学最后一届初中班,在我们那一届之后,效实中学就只有高中部、没有初中部了。也不知道是从那一年的什么时候开始,教学楼一楼的团委办公室里经常传出一阵清脆的鼓声。偶尔路过办公室门口,从虚掩的房门里望进去,一台崭新的架子鼓赫然映入眼帘。在那个年代里,架子鼓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实在是一件太陌生、太新鲜的玩意儿了。当时不知道这台架子鼓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今天回想起来才发现,这台架子鼓的到来其实是开启了效实中学的一个音乐时代。

伴随着架子鼓的到来,越来越多的、甚至在当时连名字也说不上来的西洋乐器开始陆续出现在效实中学教学楼的一楼办公室。终于有一天,传来了效实中学要组建铜管乐队、正式在学生中招募乐队成员的消息。消息传开,已经是1988年的事了,那时我刚刚升上效实中学高一年级。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我甚至连想都没想就报了名。然而在去乐团正式报到的第一天,问题出现了。看着林林总总、各式各样的乐器,我该选择学习哪一样呢?心里一下子没了主意,只能去请教当年的乐团指导老师黄伟平。在快速地看了我一眼之后,黄伟平老师几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令我至今回想起来仍然觉得哭笑不得:“你嘴唇太厚,不适合吹铜管乐!”说实话,为了黄老师的这句话,在当年的那段日子里,我可没少照镜子,把嘴唇抿了又抿,然后又放开,如此往复多次,直到确认自己的嘴唇确实是“太厚”了,才悻悻然拂袖而去。

虽然没能如愿加入铜管乐队,但良好的声乐条件还是使我顺利地成为效实中学歌咏队的成员,这也使我有更多的机会和铜管乐队的同学们“混”在一起,有时候还可以趁着铜管乐队的同学休息的时候,把乐器借过来玩一玩,过把瘾。而教学楼前那两颗银杏树下的空地,则成了乐队的露天排练场,每天午后总会有同学在那里练习吹奏乐器、排练演出。那场景,就如同一张永久定格的照片,深深地印刻在脑海中,历久弥新。

从1988年到1991年,高中三年时间,因为铜管乐队的成立,使我有机会深入了解西洋管弦乐队的构成,学会从音质上准确地辨别小号、长号、圆号、单簧管、双簧管、巴松的差异;因为铜管乐队的成立,使我有机会接触到欧洲古典音乐的华彩乐章,学会赏析莫扎特、巴赫、门德尔松等大师们的音乐玄妙;因为铜管乐队的成立,也使我有机会进入歌咏队,系统地学习声乐知识和发声技巧,为我日后获得“宁波市十大歌手”的称号打下基础。而更重要的是,因为铜管乐队的成立,使我的高中生活变得不再沉闷、不再单调,在我年轻的记忆中留下一段美好青春的旋律。

如今,效实中学的旧址已经拆除,不复存在。只有那两颗象征着效实人高洁挺拔品格的银杏树,依旧岿然伫立在原地。站在银杏树下,仰望着一缕阳光从金色的银杏叶缝中透射而下,那种感觉如此熟悉、如此清晰,仿佛又置身于二十多年前某个暖洋洋的午后,一声声或紧或慢、或激昂或悠扬的铜管乐,和着年轻稚嫩的说笑声,懒洋洋地荡漾开去……

 

                   2012年2月,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