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百年效实>>校庆征集
效实故事:难忘的送行
  发表日期:2012年5月15日     编辑录入: 龚颖尔   点击:3313次  

 

难忘的送行

——献给效实原教导主任竹之筠老师

                                      

                                                 65届初三(3)班  麻红星

每当回忆起效实的中学时代,我首先想到的就是竹之筠老师。他既没有当过我的班主任,也没有教过我的课,但四十多年来,我却常常怀念着他。

一九六二年是我国历史上不寻常的一年,政通人和,我有幸跨入效实的大门。那时,竹之筠老师是学校的教导主任,他作时事报告声音抑扬顿挫,波澜起伏,语言生动幽默,同学们最爱听竹老师作报告,那不是说教,简直是一种享受。

如果单单因为他作报告精彩而使我终身难忘,那也未免太幼稚了点。有一组镜头,也许对他来说既平凡又平常,而我,却永远留在了心中。

那是一九六五年的夏天,中考揭晓,名列前茅的我竟成了全班中没有升入高一级学校的八个同学之一。其实,只要看看当时的政治形势(文革前奏已打响,大批判如火如荼)及班主任对我的莫须有品德评语“学习目的性不够明确......(这在当时可是政治性问题),“考不进”也是意料中的事,只不过心存侥幸罢了。

眼看着同学们升高中,上中专技校读职高(当时称半工半读学校)送往迎来,师生相聚,心里真不是滋味。

抱着对学校的一丝遗憾,我不想向任何人告别,只想悄悄地离甬支农,一个人走得远远的。

九月五日早晨,江北公社(即现在的江北区政府)门口,锣鼓喧天,送支农青年去奉化的汽车即将出发,送别的人们正围着自己的亲人千叮咛万嘱咐。这时,我看见竹老师急匆匆向人群走来,我以为他是路过这里,便装作没看见以避免尴尬的场面发生。谁知竹老师径直走到我的面前,亲切地唤我的名字,并紧紧握住了我的手。这时我才知道,他是昨晚才得到消息,特意赶来为我送行的。

竹老师,您真是太好了,开学期间工作那么繁忙,却亲自为一个落魄的“黑五类”子女送行。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竹老师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我,安慰我说:“下乡后,仍有再考的机会,学校可以推荐,当地公社也可以推荐......”我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正说着,上车的时间到了,他再一次握住我的手,眼里露出慈爱又坚毅的目光,轻声说:“下乡后,你父亲的问题(右派)不要跟任何人说,一般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闻听此言,我感慨万千。竹老师,您真是太真诚了,平等待人以诚相待,临别赠言,犹如久旱逢甘露,润物细无声。

这话,现在听来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当时已是文革前夕,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此时此言,此景此情,足见他开阔的胸怀,敏锐的政治目光,深远的洞察力......

以后的历史也证实了他的预见。

人到中年,几经沧桑,才真正体会到人世间真情难觅真情可贵。四十多年来,竹老师对我的教导与深情厚义一直铭记心中魂牵梦萦。几番打听,我终于得到了竹老师家的电话号码。当我自报家门后,他高兴地说,记得我的名字,感谢我对他的怀念……从竹老师家出来,我在心里一直默默地祈祷:祝愿他老人家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