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百年效实>>校庆征集
效实故事:效实储能齐努力,破壁出飞龙
  发表日期:2012年3月30日     编辑录入: 龚颖尔   点击:11952次  

编者按:向勇,浙江宁波北仑明港中学教师。对宁波历史很有兴趣的向勇老师,去年因为写宁波辛亥革命的相关文章初次接触到有关效实的一些事情,今年又因为研究严复的《天演论》,对效实的历史有了进一步了解,遂写此文章。本文由向勇老师供稿,在此向向勇老师表示深深的感谢!

 

“效实储能齐努力,破壁出飞龙”

—纪念宁波效实中学建立一百周年

 

 

1912年,宁波效实中学建立,今年是其建校一百周年。一百年前,在列强入侵、民族危亡的历史关头,宁波发生辛亥革命,爱国志士推翻了清朝在甬城的统治。革命成功后,这批爱国志士喊出了兴学图强的口号,效实中学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应运而生。一百年来,效实中学“桃李满天下,成果布四海”,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功业卓著的华夏精英,成为宁波家喻户晓的名校。今天,我们一起重温这所学校留下的思想果实和文化财富,既是为了缅怀那段难忘岁月,同时也是为了推动宁波教育更好的前行。

一、效实之起源

辛亥老人林端甫写《宁波光复回忆》时说:“我写辛亥革命宁波光复,必须先写育德初等农工学堂”。林先生所言及的育德农工学堂就是今天效实中学的前身,正是它点燃了宁波辛亥革命的火种;革命成功后,就在它的基础上建成效实中学。

育德农工学堂的创办者是陈训正。陈训正是慈溪(今属余姚)官桥人,少有才名,中过举人,为甬上“陈氏三文豪”之一。当陈训正目睹清廷腐败,外强欺辱,遂有志于经世致用之学。1897年,他与同乡冯君木等组织“石关算社”、“剡社”,后又在上海参加了“通社”,研究数学、诗文,翻译日本、西洋科学名著及新政诸书数十种。在学习科学中,陈训正接受了西方的民主、平等、博爱的观念,痛感中国社会变革之必要。当时在宁绍地区有不少“堕民”, 据传为宋降将焦光瓒部卒的后代,元初贬为贱民。清政府规定“堕民”不准受教育、不准从事正常的农、工、商、教等职业,只准从事轿夫、吹鼓手、理发等职业,并不准与他人通婚,社会地位极为低下。1904年,陈训正联名省内名人呈报朝廷,请特旨开放“堕民”,被准奏。于是陈在其好友卢洪昶(鄞县人,汉口商务总会首任总理)出资支持下,创办“育德农工学堂”,招收“堕民”子弟入学。陈、卢为“堕民”脱籍之举,受到当时舆论称颂,比之为美国林肯解放黑奴。

在担任“育德农工学堂”校长期间,陈训正亲编教材,希望实现自己“教育救国”的夙愿。他亲自撰写学堂校歌,歌词曰:“堂堂亚东,怏怏大风,四明佳气横青葱。闻越中子弟,谁人不是文明种?里消红灭,何堪父老尚痴聋?撞破自由钟,责任如山压肩重,唤起人间梦。民权挽补天无功,愿同胞大家努力,一雪奴才痛。心肠菩萨胆英雄,福我众生众。”另外陈所聘用的林端甫、张世杓等教员都是同盟会会员,他们后来都成为革命的骨干。1905年同盟会员赵家蕃、赵家艺兄弟从日本回国。赵氏兄弟留日本游学多年,曾将其海外经商所得和田产悉数变卖,所得巨款都捐赠给孙中山。赵氏兄弟与陈训正都是慈溪老乡,志同道合,遂一起交纳爱国有志之士,密谋反清。同年,宁波府教育会成立,陈训正被推任副会长。1910年,陈在宁波加入同盟会,任宁波支部副会长,并与赵家艺等一起组织尚武会、成立民团,为起义作准备。1911年武昌起义后,陈训正又与宁波革命志士组织了保安会,任副会长,负责领导起义。陈训正以宁波教育界为基础,积极联系各界人士,谋求推翻满清在宁波的统治。因为育德工农学堂位于宁波城西望京路北斗河畔,地形较为偏僻,便成为他们聚会的主要场所。1911年,正是这里的学生军在卢鸿昶儿子卢成章的率领下率先发难,为宁波的光复立下不朽的功绩。

1912年,返乡的京师大学堂教授何育杰、两江师范教授叶秉良提议在宁波创办新学,得到陈训正、赵家荪、赵家艺、钱保杭、李霞城、陈谦夫、蔡琴孙等人的热烈支持,并达成“合一郡之力,集一郡之才”的共识。191223,宁波效实学会成立,公推李霞城为会长,学会下设学校,亦以效实命名。同年37日,在原育德工农学堂校址上,效实中学(即鄞县私立效实中学)正式开学。首批学生62人,首任校长陈祥翰,第一任教师有冯君木、陈布雷、何旋卿、林黎叔、叶叔眉,何吟苢,陈布雷,冯威博等12人。1938年,因抗战爆发,学校从育德工农学堂旧址迁至鄞西高桥。

二、“效实”之由来

    为什么要取校名为“效实”?校史是这样记载的,“效实”之名,出自严复所译《天演论》中“物竞天择、效实储能”句。不过笔者遍查《天演论》,并未发现“物竞天择、效实储能此句,严复在《天演论》中提到“效实”“储能”主要有两处:一处是在序言里提及“他如物竞、天择、储能、效实诸名,皆由我始。”一处是在下卷解释何为“效实、储能”?即“又如江流然,始滥觞于昆仑,出梁益,下荆扬,洋洋浩浩,趋而归海,而兴云致雨,则又反宗。始以易简,伏变化之机,命之曰储能。后渐繁殊,极变化之致,命之曰效实。储能也,效实也,合而言之天演也。”在这里,严复其实是在用“效实”“储能”等自创名词来阐释达尔文的进化论:物种是从低级向高级、简单到复杂演进的,它们都遵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生存规律。笔者认为,语句虽有出入,但“效实”的校名来自严复所译《天演论》却是确定无疑。1938年宁波效实中学上海分校建立,又取名为“储能”。那严复这样一本介绍西方进化论的译著为什么会打动这些仁人志士呢?“效实” “储能”校名又涵蕴着他们怎样的情感呢?要弄清楚这些问题,得从他们所处的时代背景说起。

严复(18541921年)是近代中国引进西学第一人,他认为西方领先于中国的原因,不仅是“坚船利炮”,也不仅是工业科技,而是科学方法论或者有用的哲学,所以中国最应当向欧洲学习的东西,是欧洲的“人文典章”。 1895年发生中日甲午战争,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中国被迫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消息传来,举国震惊!在这场战争中,严复的校友、同窗邓世昌、刘步蟾等壮烈殉国,已经毕业的水师学堂200多位学生也伤亡过半;堂堂大清居然被日本这个做了中国一千多年学生的国家打败,严复作为北洋水师学堂的总办,更是无比的忧虑、愤慨。接着,德国、沙俄、英国、法国等帝国主义国家又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纷纷划定“势力范围”,要求租借地与筑路权,中国面临严重的民族危机。我们要灭亡了,我们该怎么办?这困扰着严复、陈训正,赵家荪,赵家艺、陈谦夫等爱国志士。1898年,《天演论》在中国出版,近6万字(其中案语30条,约1.7万字)。严复通过对进化论的介绍与改造,为陈训正等回答了这个问题:第一,中国真是危机重重,因为侵略中国的国家,无论在德、智、力哪一方面,都要比中国强,根据“优胜劣汰”的规律,中国将要灭亡了。这就给当时的思想界敲响了警钟,提醒人们列强瓜分之厄迫在眉睫;第二,《天演论》又告诉国人,只要发愤,变法自强,“与天争胜”,中国仍旧可以得救,存亡生死,其根本仍操之于我!严复所宣传、提倡的进化论思想,成为维新派批判封建顽固派守旧不变、激发人们要求变法图强的理论武器,起着震聋发聩的作用。

   《天演论》的出版为当时处于“学问饥荒”中的中国思想界,输送了宝贵的精神食粮,开启了渴求进步的知识分子探索救国真理的新方向,影响了整整一代知识分子的成长。蔡元培在《五十年来中国之哲学》一文中也说:“五十年来,介绍西洋哲学的,要推侯官严复为第一。他译的最早、而且在社会上最具影响的,是赫胥黎的《天演论》。自此书出后,‘物竞’、‘争存’、‘优胜劣败’等词,成为人人的口头禅”。胡适、孙中山、邹容、章太炎、胡汉民等也不同程度地受过《天演论》的影响。胡适在《四十自述》中回忆说,他的学生时代,社会上流行《天演论》,连学堂里的先生也用它做教科书,引导学生读之,当时“读《天演论》,做‘物竞天择’的文章,都可以代表那个时代的风气”。因此,我们可以确定《天演论》所宣扬的“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等思想,也深深地刺激了陈训正、赵家荪、赵家艺、钱保杭、李霞城、陈谦夫、蔡琴孙等人,给他们敲起了救亡的警钟,使他们惊怵于亡国的危险,决心奋发图强。

1911年宁波辛亥革命成功后,陈训正、陈谦夫、赵家荪等知识分子认为“国之本在民,民之本在教育。教育者国之兴衰强弱所由制焉”;决心以“私立之经营,实施用之教育,为民治导先路”的宗旨创立效实中学;因为他们深受严复所译《天演论》救亡图存思想的影响,遂决定取新校名为“效实”。因此,“效实”之名实际上浓缩了陈训正、陈谦夫、赵家荪等创办者的追求,体现了他们“教育救国”的理念,充满强烈的爱国主义热情。效实创办不久,便在甬城的学校中脱颖而出,成为一所省内,乃至全国名校。纠其原因,这种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是最关键因素,即创办学校是为了培养报效国家之人才。1921年,陈夏常先生解释校训“忠、笃、信、敬”时说道:“忠者,忠于祖国,忠于人民也”。写于1930年前后的效实校歌,爱国之心更是处处可见:海内共和伊始,看多少莘莘学子读书谈道其中。是社会中坚分子,是国家健儿身手,正宜及时用功。深宁考据,榭山掌故,足启我童蒙。愿共守先正遗训;言忠信,行笃敬, 效实储能齐努力,破壁出飞龙。因此,效实中学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形成的“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光荣传统是极为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效实百年历史的主旋律。

三、效实之精神

效实初建,颇为艰难。1912年,有学生50余人,次年为70余人,第三年增加到96(全部住宿);但原有校舍是育德农工学校旧址,仅楼房两间,远不敷用。1914年,陈谦夫为校长,效实学会派遣其赴汉口和原育德校董卢洪昶协商,得到支持,卢同意并将土地所有权赠与效实。陈归告学会,筹款兴建,终建成教室楼房一座,名“铭三舍”(取民国3年谐音)。陈谦夫先生对当时教育“忽而步欧美,忽而取日本,今日尚文,明日右文”的屡变现象非常不满,认为“粉制门面之教育,于吾国实有罪而无功”;遂决定另辟蹊径,“以施实学为主,故功课与普通中学微有不同,非敢标新立异,祗求应用耳。”因此,效实所用的教材多用英文原版,增授德、法、日语,所开课程尤重数理化和外语,教育管理以全国著名中学为楷模;同时又力主对学生实施人格教育,并要求“为师者须以身作则,使学生潜移默化”。陈谦夫等倡导实学,不趋时风,坚持“择其可者而行之,毋事高论”,终于建立了效实自己的特色,学校声誉大振。陈的治校理念得到社会各界的赞颂,如魏友枋称颂他“志趣远大,计划精深。教育家之先进,兼慈善家之令名,是城乡邦之典型。”陈训正也赞曰“惟君之学,可以起废;士知效实,风来有自。”效实在甬城的崛起是众志成城的结果,除陈谦夫外,李镜第、秦润卿、赵家荪等先辈都为效实的发展做了杰出贡献。李镜第为盐业巨商,疏财好义,与革命志士陈其美、赵家荪等人为友,参加辛亥革命。1912年,效实学会成立,李镜第被推举为首届董事、会长。为保证学校教学活动的正常进行,李先生捐献大部积蓄,又凭借民国政府省议员头衔奔波杭、甬等地,向社会各界名流及亲朋好友游说,千方百计募集办学经费。他每年为效实中学捐钱五千大洋,晚年家道中落,为守承诺,借钱捐助效实中学,直至逝世。据一位老校友回忆,李镜第先生在1932年病逝时,还为效实欠债七千大洋。秦润卿先生为“报效桑梓”,捐资助学达40年之久,效实中学创办时,他给予很多支持,是效实学会的第四任会长。校董事赵家荪,抗战胜利后,由他牵头各方,力促效实复校。

效实创立时就注意发扬“名师治校”的传统,聘用饱学之士执教,形成了名师荟萃、鸿儒辉映的盛况。任教于效实的名师先后有陈祥翰、何旋卿、叶叔眉、陈屺怀、陈夏常、冯君木、何育杰、陈布雷、纪育鸿、蔡曾祜、叶建之、马涯民、冯度等,大家名师执教讲坛、垂范学子的风采,令学生受益匪浅。其中代表者有享誉甬上的“效实五老”,其中的蔡曾祜老师就被学生尊称为“蔡代数”,叶建之老师被称为“叶几何”。蔡曾祜老师任教严谨、功底深厚,对日本、西欧、苏联各国教学法都作过认真的比较研究,是驰名省内外的一级中学数学教师(全省仅有两名)。他认为备好课是教好课的关键,虽然享有声誉,但是其教案年年重写,到了晚年,还为改进教学通过其女蔡文萦教授向北师大教授请教。蔡老师在教学中采取因材施教的方法,针对学生基础差异,把学生分成ABC三组,有升有降,分别对待,使优者“吃得饱”,差者跟得上。尤其他能把枯燥的数学知识讲得像“鲜活的鱼儿一样”生动,学生们普遍反映:“听蔡先生教数学,内容精,逻辑强,要求严,兴趣足,没一句废话”。被蔡老师教过的学生,对他的教学水平和崇高师德都留有深刻的印象,乃至于数十年后学生们还专门登报去寻找蔡老师的后代,以图报师恩。百年以来,蓬勃昂扬的爱国理想、严谨勤奋的治学氛围、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生动活泼的文化生活深深熏陶了效实的莘莘学子们。如我国实验胚胎学的主要创始人童第周院士就是效实中学毕业的,晚年时候他还谈到效实对他的影响。“在效实的两个‘第一’,对我一生有很大影响。那件事使我知道自己并不比别人笨,别人能做到的,我经过努力也一定能做到。世上没有天才,天才是用劳动换来的。靠着水滴石穿的精神,铁杵也能磨成针”。这两个“第一”指的是童第周考取了效实中学时是全校倒数第一,但一年以后,童第周从倒数第一变为顺数第一,几何成绩从入学时的不及格变为一年后的100分!后来,童第周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复旦大学,成为复旦的高材生。毕业以后,他又到比利时大学留学,1934年获博士学位。1949年,中国即将解放前夕,童第周拒绝了耶鲁大学的高薪挽留,他说:“我是中国人,我的最大愿望是让中国快些富强起来!现在中国看到了希望,我得赶快回国去!”。从中可以看出,岁月可以流逝,但效实的精神却永存于学子们的记忆中。著名中医师钟一棠先生在晚年时候还清晰记得他14岁时候校长冯度在开学典礼上的发言:“他把‘效实’的含义讲得十分明白,要求学生学习要勤奋、做事要踏实、生活要朴实、品德要诚实。他告诫我们,要学以致用,在学校必须实事求是地学,进入社会后也要实事求是地做好工作”。

百年来,效实中学教学成绩斐然,培养了无数的优秀人才,李政道博士曾函誉效实“桃李满天下,成果布四海”。19137月,北京大学等招生,效实三年级学生(当时学制四年)跃跃欲试。学校允许其报考,结果9人之中录取了5人。这消息一经传开,轰动了宁属各县,认为出了真才。1917年,效实取得上海复旦大学、圣约翰大学等校信任,“凡效实毕业生,可以免试入学”,当时《申报》都报道了这件事情。1933年和1934年,浙江省曾组织高中毕业生全省会考,效实均为全省第一。目前为止,效实毕业生中已有9名中国科学院院士和5名中国工程院院士,其中有前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童第周、化学家纪育泮、地球物理学家翁文波、土壤学家李庆逵、朱祖祥;原子能专家载传曾、农学家鲍文奎、骨科专家陈中伟。文学、翻译家《牛虻》译者李传民、翻译《西行漫记》的冯宾符、诗人崔真吾等以及袁敦襄、沙文求、陈忠良等数十位烈士。1956年效实改为公立,更名“宁波第五中学” 1980年复称“效实”。改革开放后,效实中学得到更大的发展,培养更多的人才,为宁波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效实百年历史表明,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坚持以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为己任,坚持正确办学方向,坚持以人为本,遵循教育规律,全面实施素质教育,不断推进改革创新,我们的学校就能获得事业发展的强大动力,就能源源不断培养出德才兼备的优秀人才。曾在效实执教五十余载的名誉校长李庆坤先生就这样说道:“言忠信,行笃敬,实事求是工作,好高骛远求学,此之谓效实胚子”。今天,我们一起庆祝效实建校100周年,努力学习这所学校留下的思想果实和文化财富,传承历史、烛照未来,以构建起宁波教育新的厚度和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