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届2班主页

 

 

筹码


    我手里握着最后一根筹码。
    赌厅张牙舞爪闪烁的光芒像一团团朦胧而神秘的通道,穿梭在蛇状弯曲的空调当中。赌博机嘈杂的欢笑波动空气里冰冷的铅制的弦,弹奏出一串连缀着一串的颤抖。然而这一切已经在我的神经中被悄悄擦淡抹除,只余下丝丝缕缕若有似无而又无关紧要的感觉。我的每一寸目光都粘连那最后一根筹码上,都在筹码淡而平静的微光里被诱捕。最后一根,这是最后一根……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穿黑冈衣的人裹着我的手把我从黑夜的梦里带进这个四处闪烁其一亮光的地方。掌柜的说:“进去吧,剪下你的头发来换成筹码;玩去吧,要么继续要么出门走回黑夜的梦想。”我的座位是一台又黑又重的赌博机。掌柜说历史上有三个人物曾在这里获得宝藏。我边上的红头发说她一辈子都不曾见到有人从这里捞到过一丝半毫。我问掌柜宝藏是什么,掌柜笑笑,消失在迷乱的灯火里。
    筹码的规矩是一尺长的头发换一根。换筹码的那个人看不到脸,只是一个劲儿闷头走,但他确实是好人。每次和规矩,绝不多收一根头发。这些年我一直坐在机器前,全凭他的照顾。
    我下定了决心要一直在这里继续下去。因为我还年轻,头发这等事等我完成一局它觉可以体贴地长回来;因为我还年轻,我自信的心告诉我一定能行;因为我还年轻,我听老人们说过坚持梦想就一定会成功;因为我还年轻,我怕又进入黑夜的梦,传说那里紫黑色的风吹老那些在里面随波逐流的流浪着,然后张开黑曜石的嘴巴把他们浑浑噩噩的灵魂吃掉。
    于是我就这样,就这样一直坐在机器前,坐到了现在。
    其间我剪了八九十次头发,最近几次是全白的,是大脑的细胞被捏成一丝,一点一点挤成的。然而换筹码的人全不介意这些,还是悠闲地来,悠闲地收走头发,悠闲地分发筹码。
    期间我目睹了我身边的红头发抽尽了最后一根白发的最后一个细胞,终于伏倒在他那台鲜艳而吝啬的赌博机上。他闭上眼睛对我说:“我爱它。我死在快乐中。”
我完全听懂了他的话。因为我也爱上它,我与它相伴。我甚至一度以为它也爱上了我。打出一百分就是胜利。因此偶尔跳出的九十九分令我欣喜不已。我说我也愿意死在这里,像我边上的红头发。
    我已近不再年轻,我已经不相信老人们的传说以及黑夜之梦的谣言,外面传话来,黑夜之梦里的人们吃香喝辣。可我不愿意离开这里,因为我爱这台机器。换筹码的人最后来过一次。我觉得我的大脑已经变得轻而空虚。我知道我快变成那红头发。
那么,我对自己说,开始吧。
    我抛下筹码,拉动拉杆,机器轰鸣。


(本为考场作文,略有文字疏通)